快捷搜索:  as  潘岳  11  自闭症  1111  xxx  as)+and+1=2+(  88888

穿越三轮熊市 大空头查诺斯是如何做空的?

(原标题:穿越三轮熊市,大空头查诺斯是如何做空的?)

天天惦记你念叨你的,不是真爱就是死敌。对于特斯拉及其掌门人马斯克来说,知名大空头吉姆?查诺斯(Jim Chanos)就是这样一个存在。

查诺斯是后者——自从6月份以来,一个自称为“第欧根尼”(Diogenes)的推特账号@WallStCynic几乎天天都在谈论有关特斯拉及其创始人马斯克(Elon Musk)的话题,有时每天都不止一篇,内容无一例外都带着极为鲜明的冷嘲热讽风格。

“第欧根尼”的真实身份就是查诺斯,这在华尔街已经是个公开的秘密了。

众所周知,第欧根尼是古希腊犬儒主义学派的代表人物。而查诺斯是希腊移民的后裔,其创办的全球最大空头对冲基金Kynikos Associates的名字其实就是希腊语“犬儒”的意思。这个推特账号的自我介绍是“在华尔街上寻找诚实”。

早在2015年秋天,查诺斯就公开宣布了做空特斯拉股票的决定。他说,特斯拉提供了一个出色的教育性范本,可以让投资者更加清楚地了解金融市场的现状。

作为一个大空头,查诺斯做空的当然不只是特斯拉,十年前那场做空安然公司(Enron)的战役,正是让他在华尔街扬名立万的成名之作。按照这位曾在耶鲁大学教授金融市场欺诈史的对冲基金大佬的说法,“欺诈原本就是金融大周期的一部分。”

专注做空的对冲基金并不多见,而经营历史能追溯到1985年的只有查诺斯的Kynikos Associates这一家了,而且其成立至今的年均投资回报率高达28%。一位基金经理最初还不相信,最终确认之后感叹:“这真是史上最伟大的纪录之一。没谁能做到。”

最近,风靡华尔街的权威金融杂志《机构投资者》(Institutional Investor)刊登了对查诺斯的专访,他介绍了自己的投资理念,也解释了为何非要死磕特斯拉。

为何执着做空特斯拉?

自从2015年秋季宣布做空决定之后,特斯拉给查诺斯的基金带来的似乎只有损失。即使连绵不断的负面消息让它屡次暴跌,但它依然弹性十足。自当时至今,特斯拉的股价走势是这样的:

既然如此,为何查诺斯还如此执着地抱着特斯拉的空仓不放手呢?《机构投资者》是这么写的:

对于查诺斯而言,特斯拉代表着一种人们曾经在世纪之交的互联网泡沫时期经历过的那种市场狂热。尽管特斯拉至今还在烧钱,尚未盈利,负债累累,但它的市值却高到能与通用汽车相匹敌。

迄今为止,特斯拉的股价仍高于查诺斯的平均成本价(250美元),这全靠公司那些野心勃勃的未来规划。然而查诺斯认为,多数投资者忽略了一点:特斯拉已经停止开展为了实现野心所必需的资本投资,因为他们无法负担得起了。

“时至今日,疯狂的上市公司股价正以相当疯狂的高估值在市场上交易,哪怕他们的业绩一塌糊涂。这让人兴奋。特斯拉就是这样一个公司,尽管它有破产之虞,但它的估值却十分惊人。”

除了高估值之外,查诺斯还指出了特斯拉暴露出来的一个问题:太过于依赖马斯克。这一点在融资问题上凸显的淋漓尽致。

马斯克有一个本事:他总能轻而易举地从帽子里掏出一只兔子,谁知道他会想出什么办法来满足公司的资金需求?但是,当你看到特斯拉居然要从供应商那里拿钱,你会有一种“他再也没有兔子”的感觉。

自从去年12月以来,查诺斯就不断声称马斯克将在两年内放弃特斯拉,把精力转移到他的火箭公司SpaceX那里。考虑到特斯拉不断受困于马斯克造成的负面消息当中,这可能对公司来说是件好事。但反过来想,假如马斯克真的彻底离开,特斯拉将会怎样?

华尔街见闻会员专享文章《强人公司的风险——暴跌的特斯拉、阴跌的京东和摇摇欲跌的脸书》也指出特斯拉存在强人执掌公司与内部管理混乱的问题:

特斯拉始终无法实现的盈利和正现金流昭示出一种状况——经营困难是强人风险暴露的最大本因。因为强人的权力来源正是其对公司高速发展的正确领航,一旦公司失速,拥有巨大权力的强人难免要“背锅”。

“史上最伟大做空记录”是如何练就的?

在华尔街,没有哪家空头对冲基金能拥有足足三十多年的历史,更何况是准确预见到安然集团轰然倒下这一永久载入世界金融史的事件。

Kynikos Associates完整地穿越了三轮大熊市——1987年美股崩盘,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灭和2008年金融危机。

08年正是Kynikos Associates大放异彩的一年,他们的资产规模接近70亿美元,旗下名为“Ursus”(希腊语,意为熊)的长期美国做空基金斩获了44%的净回报率。那一年,一份纽约杂志甚至把查诺斯称为“巨灾资本家”。

严控做空配比

按照《机构投资者》的观点,作为空头,查诺斯和他的Kynikos Associates基金之所以能成功穿越牛熊且长年屹立不倒,秘密在于他们的旗舰基金。

本站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