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as) and 1=2 (  xxx  as aNd 8=8  88888

城投债“无差别投资”渐成往事

【城投债“无差别投资”渐成往事】在引发舆论广泛关注一天之后,宁乡“撤函事件”迎来转折。24日一早,有媒体报道,宁乡已叫停涉融资担保函“不当声明”。(中国证券报)

  在引发舆论广泛关注一天之后,宁乡“撤函事件”迎来转折。24日一早,有媒体报道,宁乡已叫停涉融资担保函“不当声明”。

  “宁乡叫停‘不当’声明,给后续妥善处理融资担保问题留下商量空间和回旋余力,但并不代表政府承认既有担保函、承诺函的有效性。”业内人士表示,这类文件本身就不合法、不合规,在地方债务监管高压之下,“潜规则”终究是敌不过“明文规定”,未来这类事件可能还将出现;从长期来看,城投板块“金边”属性淡化的趋势不可阻挡,新老城投分化可能进一步加剧,但新城投里也并非没有“好货”,进行深入分析和甄别将是未来投资的关键。

  “撤函事件”逆转?

  宁乡“撤函声明”在引发舆论广泛关注一天之后就迎来转折。8月24日一早,有媒体报道,宁乡对涉融资担保函不当声明紧急喊停。

  23日,网上流传的一份《宁乡县人民政府关于融资担保函作废的声明》迅速刷爆朋友圈。

  网上流传的这份盖有宁乡县政府公章的声明指出,“2015年1月1日以来我县人民政府及相关职能部门在国有公司融资过程中出具的所有担保函、承诺函全部作废,其承诺、担保事项及行为无效。”

  据了解,今年刚撤县建市的宁乡市为湖南省辖县级市,由省会长沙市代管,同时也是中部地区为数不多的百强县之一。近年来,宁乡地区经济增长较快,投融资需求保持旺盛。据数据,2014年以来,宁乡各级各类平台公司发行债券12支,总额105.7亿元。

  “撤函声明”引发的舆论及连带效应,显然超出当地政府意料。24日,湖南地方媒体红网报道称,宁乡县人民政府迅速召开专题会议研究,认为“该声明存在不妥之处,既没有准确理解和把握中央政策要求,更没有说明县人民政府同时采取的系列配套落实措施,严重误导了社会舆论。”,“会议决定立即收回此函。”宁乡政府并表示,将“依法依规妥善处理融资担保问题,着力打造诚信政府、法治政府,全力防范金融风险。”

  “这等于证实了前述‘撤函声明’的真实性,但也承认这一做法欠妥,并暗示当地可能采取一些相应的措施和安排,为后续妥善处理融资担保问题留下商量空间和回旋余力。”有业内人士在看到宁乡叫停“撤函声明”之后表示,“提及诚信和法治,是对舆论质疑的回应,但并不代表地方政府承认既有担保函、承诺函的有效性。”

  潜规则VS明文规定

  “就像刚听到常德经投退出融资平台的声明一样,大家都知道这一天迟早要来,但要欣然面对并不容易。”业内人士称。

  本月初,常德市经济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的一则公告,也在固收从业人员朋友圈内刷了屏。据新华网8月3日转载,常德经投7月底公告称,今后将退出政府融资平台,不再承担地方政府举债融资职能,自主经营,自负盈亏。

  常德经投并不是首家宣布退出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城投企业,宁乡也不是首个宣布“撤函”的地方政府。申万宏源研报称,去年10月12日,涉及贵州省的安顺市、正安县、遵义市等财政局发布的同性质的融资担保函作废声明就已在业内流传。然而,无论是常德经投“退平台”,还是宁乡“撤函”,均引发强烈关注,这与当下地方融资所处监管环境不无关系。

  今年5月以来,财政部接连发布“50号文”、“62号文”、“87号文”、“97号文”、“89号文”,堪称2014年《新预算法》和“43号文”发布之后针对地方政府债务管理和平台公司规范的相关政策出台最密集的一段时期。加强地方债务管理、严防地方债务风险,俨然已成为当前一个阶段防风险的重中之重。

  业内人士表示,地方政府债务管理的指导思想是“开前门,堵后门”,厘清地方政府融资边界,规范举债融资行为,制止和清理违规融资。

  “政府给予担保函、政府购买服务、PPP名股实债或回购承诺是近些年城投平台的主要融资方式,金融机构对于这些政府承诺或支持的认可程度也很高。50号文和87号文一出,这些违规融资手段基本都被堵死了。”研究人士指出。

  值得一提的是,2月以来,财政部先后通报数起对地方违规融资行为的问责处理情况,今年7月召开的中央金融工作会议更首次提及地方举债终身责任制,给地方政府和平台公司等方面带来不小压力。在这一背景下,出现“退平台”、“撤函”等类似事件也就不难理解了。

本站为您推荐: